拥有完善国外服务体系的出国就医服务机构

与国外权威医院签署正式合作协议的出国就医服务公司

全国咨询热线:400-150-8089 杭州五舟海外医疗微博 杭州五舟海外医疗微信 杭州五舟海外医疗微信2
杭州五舟出国看病服务机构

【每日医疗翻译】纪念斯隆凯特拉癌症中心-干细胞移植病例

发布日期:2014-09-30  浏览次数:
        虽说病魔光顾没有恰当的时刻,但对于2003年1月被诊断患有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的Nancie Simonet来说,这病来得可真的不是时候。当时Nancie 42岁,正怀孕7个月,那是她的第一个孩子。

    Darren和Nancie
 
        告诉她这一坏消息的是她的产科医生,因为她的常规产前血液检查提示血液系统有异常。Nancie的血小板水平极低,这意味着她的凝血功能非常差,如果出现外伤出血情况,就会有生命危险。

        Nancie和丈夫Darren立即驱车来到宾夕法尼亚州米尔福德一家离家比较近的医院。在那里Nancie接受了血小板输注治疗并进行了一系列检查。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她的疾病一直被误诊,诊断结果从红斑狼疮到免疫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再到再生障碍性贫血。她的医生们尝试了多种不同的治疗方式,但都没有什么效果。

        Nancie回忆说:“那时,我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健康问题,我所关心的只是我的宝宝,我多么担心自己会失去她!”她和Darren想要一个孩子已经很久了,而且之前Nancie有过好几次失败的怀孕经历。

        每周Nancie都要接受好几次血小板输注治疗。“我时不时会出现牙龈出血,然后不得不急匆匆地赶到医院去输血。”Nancie说,“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时我都吓呆了,我觉得似乎我的身体已开始彻底衰退。”最后,Nancie被转到新泽西州的一家医院,并于4月6日在那家医院诞下了女儿Sophia。

       “Sophia是破腹产的,当时的手术真是一件大事。”Nancie回忆说,“有一大群医生和护士关注着我,担心我会出血过多。”让Nancie和丈夫感到欣慰的是小Sophia出生时同其他宝宝一样健康强壮。”

        不过,分娩后不久Nancie的状况便开始恶化。她的骨髓失去了产红细胞和白细胞以及血小板的功能,她感到极度疲乏,并出现各种炎症和感染。

        Nancie说:“当时我们都快绝望了,医生仍旧无法给出明确的诊断,最后,这儿的一位肿瘤科医师给了我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一位专家的电话号码,建议我去他那儿看看。”

        Nancie的医生所推荐的这位专家是纪念斯隆-凯特琳成人骨髓移植中心的James Young医生。

      “我向Young医生的第一次咨询便是一个转折点,”Nancie回忆说,“在查看了我的骨髓活检报告后,他怀疑我原先的所有诊断都是错误的。我和Darren立马感觉他能够帮到我们。”

     
James

 
        Young医生诊断Nancie患有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MDS),这是累及骨髓中血液干细胞的一组疾病。目前,大部分癌症治疗专家将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归为一种癌症类型,因为该疾病会从单个异常细胞中产生大量的异常细胞。在大约三分之一患者中,该疾病会进展成急性髓细胞样白血病(AML),这是一种血癌。

        Young医生解释说Nancie的病情比较严重,但还是可以治疗的,不过她需要接受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即Nancie需要接受从健康人的血液和骨髓中提取出的新的血液干细胞。
        Nancie的朋友Ellen了解到她的病情和困难后,立即在当地开始为她募集捐款,募捐活动非常成功,当地的人们为Nancie伸出了援助之手。

        但是同种异体移植必须努力寻找组织类型与患者非常相配的供体。患者与供体HLA基因需要有一定程度的相合,这样才能减少移植后患者体内新形成的免疫细胞将患者组织识别为异体进行攻击的风险,这是一种被称为移植物抗宿主病的严重并发症。

        Nancie有三个兄弟姐妹,但她们的组织类型都不匹配,在Nancie其他亲戚中也找不到相配者。因此,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的医生们开始为她寻找注册的志愿者供体。不同个体间HLA基因组合差异很大,所以在非亲属关系的个体间匹配度高的情况比较罕见。对于Nancie,寻找潜在供体的过程持续了两年多。

       “我们等啊等,希望某天突然出现一个匹配的干细胞捐献者。”Nancie说,“在此期间,我不得不与疾病抗争,并需要经常在当地医院和新泽西州的医院接受输血治疗。”

        最终,Young医生找到了一个在国家骨髓捐赠者计划中登记过的合适供体。但是却存在一个问题——该捐赠者是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国特种部队的一名成员。

      “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只能等待他经准许后回国。”Nancie解释道,“第一次是在2005年7月,我的医生们已为我做好移植的准备,可就在最后一刻,却被告知无法按计划进行。那时我的肝酶水平非常高。得知我的捐赠者正在回伊拉克的途中时,我真的是郁闷极了。”

        在那位捐赠者于2005年10月再次回美国时,Nancie最终得以接受干细胞移植手术。手术的第一阶段被称为清髓治疗,Nancie在9天内接受了三种化疗药物,以破坏她的免疫细胞,否则这些免疫细胞会排斥供体的干细胞。休息一天后,她接受了干细胞移植。

        干细胞移植后,Nancie不得不在医院呆8个星期,以等待建立自身的免疫系统功能。“实际情况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糟糕。”Nancie说,“我的治疗团队中的所有医生和护士都给了我悉心的照料。只要有需要,总有人为我做各种检查并陪伴在我的病床边。到出院时,我甚至有点舍不得离开这里的护士们,在她们的照料下我感觉很安心。”

        在接下来漫长的恢复过程中出现了一些波折。“化疗的副作用非常严重。”Nancie回忆说,“我出现异常疼痛的口腔溃疡,还出现高热,并经常呕吐。”

        4年后,Nancie已完全康复,并继续经营着自己的餐馆。回首生病的这段日子,她回忆说自己想活下去和保护好这个家庭的决心帮助她勇敢面对治疗并最终战胜疾病。

       “Sophia出生后,我下定决心要活着,要亲自送她去上学。”她说,“这成了我的信念,在最黑暗的日子里,我不断对自己重复这个信念。”

        Nancie还与她的干细胞捐赠者Joshua建立了友谊。Joshua与家人一起住在拉斯维加斯。“我急切得想找到他并向他道声感谢。”她说。移植手术一年后,纪念斯隆-凯特琳骨髓移植中心帮她取得了联系Joshua的许可。

       “记得接到纪念斯隆-凯特琳骨髓移植中心的电话时,单单听到Joshua的名字就让我热泪盈眶。第一次给他打电话时我情绪非常激动。”她回忆说,“我有很多很多的问题想问他,我们聊了好几个小时。他教我如何使用Facebook,以便我们可以互相看到各自的照片和家人的照片。”

        Nancie说:“Joshua和Young医生是我的英雄,他们以各自不同的方式挽救了我的生命。”

原文链接:http://www.mskcc.org/cancer-care/patient-stories/nancie

        目前海外医疗、出国看病、赴美就医、美国看病、日本看病、德国看病、海外就医、国外远程会诊等概念都是近几年刚兴起的概念。
 
        杭州五舟医院管理有限公司致力于为国内患者提供国外权威医院推荐、国外权威专家预约、出国看病病情材料收集整理、病历材料的医学翻译、病历材料邮寄、国外医院邀请函及费用预估函的翻译、医疗签证的办理、机票住宿预订、出国前指导、国外看病期间的接机住宿及看病接送、国外就医全程医学翻译、在国外期间的生活翻译陪同及护工陪同安排、归国后的病情跟踪、国外药品邮寄、医院费用账单折扣申请等一站式服务。
 
  杭州五舟医院管理有限公司致力于为国人海外就医提供一站式全程服务。
 

点击查看上一篇:没有了

点击查看下一篇:没有了